咸鱼荀_今天画力up了吗?

万圣节的时候同学带我去看暴风城的老鼠王!
因为是小号,我一直Miss,他直接变成猫猫开始打。

最后打到老鼠王还剩80%的血他才选择放弃

大女儿刚刚试炼时候的事情??
要杀的同族是自己的父亲(。
大女儿自己选择了为lich king效命所以恢复了记忆也毫无悔意…嘛x

弱智玩家的恶魔猎手
100%的瞎子。
队友就在我旁边我转了好几圈也看不到他们在哪。

万圣节快乐——
我分解卡牌也要弄到手的卡(…

爽图一时爽:3
仍然是条咸鱼。

自娱自乐。
Wrynn父子…慎。
小恶魔Anduin好可爱啊nxkdmcjlsksnxks…

「我一直在祈求圣光,想寻求它的引导……但他毫无回应。」

[OW][藏源]岛田家二三事

※ooc。ooc。ooc。
※章节名和内容没多大关系系列。
※幼源幼藏。
※没什么文笔没什么梗。这两个人很可爱很想看日常——。什么的_(´ཀ`」 ∠)_。
※总之要慎慎慎慎慎入







03.哥哥

岛田家不久前新添了一个秘密成员。这个秘密成员只有源氏和半藏认识。
它是一只小狗,是源氏在游戏厅附近发现的。
那时候源氏每天都会因为学习徒手攀爬而摔的遍体鳞伤。在掌握之前,训练结束的源氏带着胳膊上的伤痕,背后的淤青和满是土灰的衣服去找半藏。
半藏知道弟弟想要什么,于是伸出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摸摸弟弟的头,然后带他去处理伤口。摸头的时间虽然很短,但源氏就像所有希望获得奖励的孩子那样,非常享受这个过程。
而半藏不知道的是,源氏是为了到岛田邸外面看一看才那么努力训练的。
源氏曾经在晚上听到过宅邸外面的声音。
晚上的岛田邸非常安静,房间外的亮光吸引了源氏,他偷偷跑出房间趴到围墙上才勉强听得见外面有声音,可是听的出来很热闹。
与安静的岛田家完全不一样。
第二天源氏就问半藏,说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外面。半藏说,大概是长大了。可是长大还要那么久,源氏不想等。
所以当源氏终于学会徒手攀爬的时候,他当天晚上就趁着巡逻交接时间跑了出去。
离开岛田邸一段距离后,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象,是另一个世界。
源氏入迷了。
源氏跟着几个年轻人,伴随着越来越大的声音,来到了游戏厅。装作和年轻人们是一起的,源氏混了进去。
起先他还堵着耳朵慌乱的看着令人眼花缭乱的游戏界面,后来源氏便一个人站在夹娃娃机前,看着里面的玩偶发呆。
“洋葱小鱿。”源氏费力的把那几个字拼出来,眼睛里的向往挡都挡不住。
你想要吗?旁边玩格斗游戏的女孩询问道。源氏看到对方浓艳的妆吓了一跳,轻轻点了点头。
女孩很爽快的往夹娃娃机中投了两枚硬币,熟练的操纵摇杆,敲击确定。然而并没有夹到。
源氏失落的看着夹起来的小鱿又掉了下去。女孩也来了劲,一连又玩了三四次,却都是没夹到。最后干脆气恼的往里面又塞了两枚,抱起盯着她的源氏到操纵台前。
最后一次你来。
上推,右转,确定。
源氏看着夹子夹住了小鱿的整个脑袋,然后将它扔到了出口。
女孩愣住了,又有点恼怒的说着早知道一开始就让你夹了之类的话,不等源氏把谢谢说出口就和早已呼唤她的同伴一起走了。
源氏从出口捡起和他小脸一样大的小鱿紧紧抱到怀里,在前台走过来询问之前就跑出了游戏厅。
源氏开心的捏着怀里的布偶,也不看路,直到走进一个死胡同才发现自己走错了路。胡同里一片漆黑,源氏有些害怕,后退几步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走到大街上。不料踢到了什么东西被绊了一跤,脚下立刻传来了小狗的哀鸣,源氏也摔倒在地。手臂和膝盖摔破了,源氏只是起身拍了拍伤口的土,转身看着自己踢到的箱子。
没人要的小狗......
源氏跑出巷子看了看不远处的花村,回头毫不犹豫的把里面的小狗抱到自己怀里。

半藏被窸窣声惊醒了。他立刻反应出有什么人正试图翻墙进入,手迅速握住床头的竹刀,无声无息地走到门边。
等等这人怎么这么熟悉地形而且影子看起来有点像源氏?在开门的瞬间,半藏的竹刀由于自己的想法而停顿了。多亏了那个停顿,竹刀才没有落到源氏头上。
“源氏?你在干什么!”
源氏应声把怀里的小狗亮出来让半藏看到:“我要养。”配上一个理所应当的表情。
半藏问了一个一针见血问题:“这是哪来的?”很明显宅邸里面不可能有被遗弃的小狗,而且也不可能有源氏手里的那个玩偶。
看到源膝盖胳膊上的伤痕,半藏立刻意识到——源氏跑出了岛田邸。
“谁准你出去的。”
“我自己。”源氏低下脑袋装作自己很抱歉,语气里却是毫无歉意。
“……我是不会帮你掩护的。如果有人发现了,我会告诉他们。”半藏直白的告诉了源氏,不理会源氏因为愤怒皱起的眉头翻身扯上被子继续睡觉。
源氏觉得自己被背叛了一样,眼睛有点模糊。令他难过的不是他不能养它,而是哥哥的一番拒绝。为什么哥哥他总是要这样呢。
源氏在半藏旁边一直跪坐直到腿麻,半藏都没有在看他一眼。
第二天早上源氏是在自己的房间醒来的,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了,坐起来揉揉眼睛发现换下来的衣服已经整齐的叠好摆在旁边,伤口也被简单的消毒处理了。
……唔?
好像少了什么?
源氏忽然意识到小狗不见了。
万一被发现了小狗会怎么样?源氏刷的拉开门冲向半藏的训练道场。
“你都做了什么!”源氏不顾阻拦,冲进道场就冲着拉开弓的半藏大喊。半藏却仿佛早已预料到一般,仍然稳稳地持着弓箭,被松开的箭矢划破空气直插靶心。半藏放下弓箭朝导师鞠了一躬,拉着源氏的手腕就往外走。
“你凭什么那么做!”源氏奋力想要抠开半藏的手指,却被半藏抓得更紧。半藏一句话不说,拉着弟弟走到花村的一个角落,源氏昨天的小狗正被绳子拴在走廊下面睡觉,一只耳朵竖起来听着周围的动静,眼睛却没有睁开。
小孩子的情绪转变太快,上一秒还大声嚷嚷的源氏现在只剩小狗好可爱这种想法了。等到他想起该和半藏道个歉而回头时,已经没有人了。
源氏觉得哥哥似乎很讨厌自己,半藏丝毫不在意被误会讨厌,一直对自己都是弟弟可有可无的态度。源氏有时候又觉得哥哥很喜欢自己,比如每次训练之后的摸头和包扎,温柔的让源氏觉得半藏的冷漠都是错觉。
你不在乎我,那我也不要在乎你了。源氏摸着小狗赌气的想,顺便把它舒服的的一声叫唤当成了认同。源氏一连几天没有找自己哥哥,发现半藏也没有找自己的意思,再一次成功的让自己难过了不少。
某天源氏成功的爬上了道场后面的一棵树,借着枝叶的阻挡,源氏想要偷偷看看好久没有见到的哥哥。
那是源氏第一次看到半藏被训斥惩罚。
或许是之前弓弦割伤还未长好的伤口被打裂开了的缘故,半藏的手上沾染着鲜血。看到离靶心只有微小距离的飞镖,源氏才明白了哥哥为什么会被打。
好痛。源氏在心里倒吸一口气。半藏低着头,一副知错的样子,咬着牙管硬是不吭一声。源氏看见哥哥的手指在微微抽搐。源氏才知道半藏一直以来都在经历什么,他以为自己接受的训练非常的没有人性,谁会让一个不到六岁的孩子去掷飞镖,练习徒手攀爬?源氏觉得哥哥的练习轻松极了。
可是并不是,会显得轻松完全是因为半藏的完美。这么努力的哥哥,凭什么要被打。源氏觉得反而他才是应该被教训的人。

半藏盯着自己的手,没想到突然看到一只小手覆了上来。戒尺挥下来的一瞬间半藏迅速互助那只手让它不被打上。
这个笨蛋!这一下很痛的。半藏责怪的抬起头,却被源氏满脸的泪水吓到了。
“不许打我哥哥!”源氏避开伤口,用力压下半藏举起来的手,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导师,“不准你打他。”顾不上去擦脸上的眼泪,源氏第一次觉得自己太软弱。
源氏又因为半藏哭了鼻子,而这一次半藏没有因此训斥他。

[OW][藏源]岛田家二三事


※ooc。ooc。ooc。
※幼源幼藏。
※没什么文笔没什么梗。这两个人很可爱很想看日常——。什么的_(´ཀ`」 ∠)_。
※总之要慎慎慎慎慎入



02.姓氏

五岁的源氏忍耐许久后,终于爆发了。他在地上打滚,钻到走廊下面,或者爬到树上。无论说什么,他都不愿意再训练了。
父亲有事务需要处理,或许根本没时间管这些事情,或许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小儿子如此贪玩。
总之,他一直没有出现。因此导师们对于耍无赖的小少主也是无可奈何。
源氏得逞一般坐在树枝上,靠着树干眯起眼睛,微风带着淡淡的花香拂过,温暖的阳光轻轻的撒在源氏身上,温暖使源氏哈欠连连,他睁开眼睛看树下再无人,滑下树干蹦跳着要回自己的房间。
“哥哥!”拉开门的源氏看到房间里跪坐的半藏。
一直练习的哥哥终于来找自己,源氏忍不住高兴的叫出了声。
源氏用他最快的速度跑到半藏身边时,才发现半藏的脸上丝毫没有笑意。源氏立刻意识到哥哥并不是要和自己玩。
“回去训练,源氏。”
半藏有些恼火。不知道是为源氏的不努力还是父亲的差别对待,这让他忍不住用了命令的语气。
源氏听到自己哥哥是叫自己去练习的,立刻扭头看着自己的手指,生气的鼓起小脸坐到地上:“我不去。”
“你必须要去。”
“凭什么!”源氏幼儿的嗓音喊起来有些尖锐刺耳,这令半藏更加恼火。
“就凭你是岛田家的人!岛田家的人不需要废物!”半藏觉得这句话有些熟悉,突然想起来这是自己和源氏差不多大年龄的时候,因为问了同样的话而被父亲如此训斥。
没想到会被哥哥这么说的源氏鼻子发酸,委屈的快要哭出来。
“不准哭。”半藏握紧拳头,“你不可以哭。”
因为是岛田家的孩子,不可以哭不可以闹。更不能放任自己。
源氏不想知道这些,他此刻只想明白为什么哥哥要骂他,而且还不允许他哭。源氏觉得现在的哥哥讨厌极了,于是握起拳头用力敲打半藏的胳膊。
“我讨厌你!出去!我再也不要理你了!”小源氏大喊着,一边用力推搡着半藏。半藏赌气一般迅速站起身,犹豫片刻还是将因为猛的失去受力物体而摔倒的源氏扶起来,用衣服擦干净他脸上的眼泪。
“你绝对不要软弱,源氏。”半藏看着源氏写满气愤的眼睛,认真的说完这句话才离开去训练。
而被哥哥擦干眼泪的小源氏则屈膝抱成一团,侧躺在地上持续生闷气。
什么岛田家的人,我不要做了。
可是想到半藏最后的那句话,鼻头又是一阵泛酸。可这次快要流出来的眼泪被源氏自己狠狠的用袖子擦掉。
再哭的话,哥哥是不是就不要我了?源氏担忧的盯着榻榻米发呆,想着自己哥哥刚刚的表情。万一哥哥不要我的话——
源氏害怕的把自己抱的更紧了。

回到训练场的半藏却也没法静下心练习,被老师一连打了好几下手。
疼。半藏用没挨打得手碰了一下被打的地方,咬咬牙在心里叫了一声。
在半藏被打前就跑到门外,偷偷探头观看哥哥反应的源氏忍不住心疼哥哥的手。源氏在半藏所坐地方的门外坐下,兄弟俩背靠着背,只不过中间隔了一道门。
源氏紧张的用手搓着自己的围巾下摆,另一只手捏住鼻子,用奇怪的声音悄声发问:
“...哥...半藏!你的手还好吗?”
……半藏有点想笑,但是导师还在那里做出拉弓的标准姿势让半藏看,半藏只好忍住,同样小声的回答:“我很好。”
“……骗人,我不是你弟弟,我...我是山里的妖精,你告诉我实话也没关系!”
可是他不能。他要带领源氏一起走上继承岛田家的道路,而不是和源氏一起撒娇。
“我真的没事。”最终半藏回答。
源氏有点不死心,可哥哥都这么说了,他只好询问别的迫切想知道答案的问题,比如——
“你真的打算一辈子不理你弟弟了吗?”
“不是某人打算不理我了吗?妖精先生。”虽然半藏这么说,但他却自然的摇了摇头。
“……他只是说气话的。”
“他肯定不爱听这话,但是岛田家的人,一定要说到做到。”半藏久违的起了玩心,恶作剧的说着,他真想看看门后面源氏的表情。
可是对方却没了声。就好像刚刚并没有人,一切都是半藏想象出来的一样。
可就在半藏以为源氏被自己气回去了的时候,门后幽幽的传来一句话。
“那……他改成三十分钟都不要再理你了。”